新聞中心

變制服為時尚 廖佳琳玩美揚國際

新紀元 陳柏年報導
變制服為時尚 廖佳琳玩美揚國際


一個非本科系出生的弱女子,改變臺灣百貨業界櫃姐與各大企業制服的文化,帶動了制服界的時尚,為出走大陸而呈現蕭條的臺灣紡織業帶來上億商機。從制服再到高級訂製服,廖佳琳沉浸在時尚服飾的世界中,對於美麗的追求,始終如一。

文 ◎ 陳柏年
圖片提供 ◎ 廖佳琳


廖佳琳在服裝界的成就不但堪稱業界翹楚,也稱霸世界舞臺。2007年與2009年,她蟬聯兩屆全臺西服總會創意的設計冠軍,折服業界同行;連續兩年,廖佳琳在國際知名集團於港、臺、大陸三地聯合舉辦的制服競賽中,被票選為第一。2009年與2011年,廖佳琳更在兩年一屆、被譽為全球西服界最高榮譽的「世界洋服競賽」中,連奪兩屆女裝設計首獎。


談起當時盛況,廖佳琳最開心的不是技壓群倫的傲人成就,而是能有機會榮耀臺灣:「在羅馬比賽會場上,只要代表臺灣的衣服展示出來,牆面上就會投射國旗出來,我好感動,一直流眼淚!」


「我完全是一個門外漢,做一步走一步的,不小心就做起來了。」無心插柳,走過創業艱辛,廖佳琳締造了臺北市最大的一家專業制服公司,也成全了許多愛美的仕女。談起過往,她說:「我最大的特質就是我很積極,而且熱愛我的工作。如果人要有些許的成就,一定要熱情、積極、樂觀;這些都是得之於我的父母,我的家庭教育。」故事,要從一個熱情又愛美的小女孩說起……

追求美麗 贏得「制服女王」之名

小時候的廖佳琳家住高雄,爸爸是軍人,家規之嚴自不在話下。她自述父親會拿竹竿訓練自己走路要走一直線;如果駝背了就要靠牆罰站一小時。在那個物資缺乏的年代,向來是老大穿舊的衣服給老二、老三再撿老二穿剩的;雖然身為五千金中的老么,廖佳琳的愛美意識卻格外強烈。她說自己如果過年沒有新衣服穿、沒有打扮到滿意,就一定哭鬧著不肯出門。奇妙的是在那個資訊媒體不怎麼發達的時代,廖佳琳從小就會無師自通的走臺步。小學六年級時大姊訂婚,要幫廖佳琳訂做禮服,她就自己設計一套,現在想來,竟隱隱昭示她未來要走的路。

然而廖佳琳的事業之路,卻是一波三折:大學時就讀觀光系,廖佳琳畢業之後進入國賓飯店成為公關。直到主辦飯店20年來最大一場服裝秀時,在爭奇鬥豔的衣香鬢影中她大開眼界,暗自立誓:「將來一定要成為服裝設計師。」就這樣,廖佳琳毅然離職,進入友人創立的制服設計公司。

但無奈的是,老闆只想倚重她的業務長才,對於她滿腦袋的創意與服裝設計的想法興趣缺缺,於是,廖佳琳只好另謀他路,將批發來的衣服裝在皮箱中,再拿到朋友公司挨家挨戶銷售。生意雖然不錯,卻也並非長久之計。此時,老公司的舊客戶、代理桑麗卡(Sonia Rykiel)化妝品的老闆,找上她製作專櫃小姐的新制服,廖佳琳百般婉拒,唯一理由是:「我不會去碰我老東家的東西,這是道德上的問題。」

但是拗不過老客戶的信任與請託,就這樣,她初試啼聲的作品表現不俗,當時臺灣市場排行前三名的伊莉莎白.雅頓(Elizabeth Arden)化妝品代理商,就指定承接設計。當全臺兩百多個雅頓的專櫃小姐換上她所設計的黑色套裝,以領子與袖口的鏤空花邊所展現的宮廷奢華風範,立刻引起轟動,成為創業代表作。

此後她以女兒「卓蓉」命名的制服公司,業績橫掃百貨專櫃:舉凡SKⅡ、萬寶龍、CD、雅詩蘭黛、LA MAIR海洋拉娜……都找她設計制服。她回憶當時有一位希思黎(Sisley)化妝品的外國講師,巡迴亞洲區做訓練時來到臺灣,特別拜託廖佳琳幫她趕製一套衣服:「她說太漂亮了,要帶回法國。她說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們臺灣做制服做得這麼漂亮。」廖佳琳笑著說:「我覺得我帶動了制服界的時尚!」

獨創開發 貼心靈巧的設計

能夠一舉囊括如此多名牌化妝品的制服設計,又能贏得各界讚賞,絕非易事,因此廖佳琳的事業版圖很快的從化妝品專櫃,進軍到囊括30多家銀行及金融業、10多家五星級飯店與旅館業,乃至臺灣高鐵與外貿協會都是她的客戶之一,上達上億營業額。其間,百貨化妝業最具時尚競爭性,挑戰也最大。

每一年為了配合客戶新推出來的商品、細膩表現商品靈魂,廖佳琳總是挖空心思,甚至不計成本,她說:「很多人都說我不像在做生意,像在交朋友,不會想要賺多少錢,就是想把最好的、我自己喜歡的東西給客人。」廖佳琳常會選用最高價如施華洛世奇水晶鑲嵌的鈕扣;在布料上,更會自行開發設計,與各大紡織廠、化纖廠,或是科技大學等相關科系合作,為的就是更貼近顧客獨一無二的需要。如為了夏季制服穿著舒適,積極尋找防抗菌、吸濕排汗等多機能衣服的使用;也曾在承接一家大型銀行業務時,自行幫所有的孕婦加裝防電磁波的內裡,即使價格陡增三倍,也都自行吸收。

而廖佳琳設計的衣服常能「一衣兩穿」,下班後略作變化,穿去赴宴、逛街,都能展現不同風情。2007年,廖佳琳就以一件裙襬方格花樣的布塊拆卸之後,可以變成提袋的剪裁設計,驚豔評審,奪得臺灣區女裝創意冠軍。2011年8月,在羅馬榮獲世界洋服競賽女裝金首獎的一襲紅色女裝,就是第一層裙襬可以拆卸下來,當成衣領或披肩。婀娜性感,兼而有之。


談到她的創意來源,一方面是天生敏銳,一方面體貼顧客需求:「我是一個很喜歡動腦筋的人,三天不拜訪客戶就覺得面目可憎。我常常半夜靈感來,比如我看到一塊很漂亮的布料,就會興奮到睡不著覺,半夜也會爬起來想要怎麼設計成一套衣服。我一直不斷的激勵自己,一定要向前衝……『一衣兩穿』就是要讓人覺得穿衣服很有投資報酬率。如果可以幫助客人的我盡量做到。我覺得這是一個使命,一個責任。」

高超手藝訂製服 展現千嬌百媚

2011年10月,頂著二度贏得世界西服競賽大獎光環,廖佳琳終於實踐自己的夢想——在專營制服的「卓蓉實業」之外,又另闢「廖佳琳時尚工場」,量身打造仕女專屬的夢幻禮服。廖佳琳認為女性的美就在於「千嬌百媚」:「我常常講,女人不要把自己定型。不要認為我永遠都只適合這個樣子、不要認為說我已經50歲了,我不能穿得很年輕,因為妳永遠不會比今天還年輕,所以不要把自己設限。我覺得女性之所以有別於男性,就是女人可以千嬌百媚。妳今天可以打扮得很端莊,明天可以打扮得很小女人。今天可以很專業,明天可以很稚氣,所以不要把自己定型。要懂得去突破、去創造新的東西。」

「千變萬化」並不代表漫無目的的嘗試,而是要勇於嘗試,突顯自己最美的一面。廖佳琳說:「我和別的設計師不同,是我會了解我的客戶身材體態個性最漂亮的地方,讓我的客戶因為我的設計而找到她的自信,是我最想要做的事。」她以一件鋼琴演奏家的訂做服為例:「這件小禮服的主人是一位鋼琴師,氣質優雅、熱情,所以我選玫瑰花的布料,前面是底襯鏤空,有點小性感。」這件禮服暗藏玄妙:加上了下襬褶裙後雍容華貴,是登臺表演的禮服;拆開之後很實穿,逛街訪友兩適宜,打破了「禮服只能在特別場合穿」的局限性;最特別的是身體兩側用了稍暗的布料,由於視覺效果,能使身材頓顯玲瓏有緻。客人滿意極了,對她說:「我很感謝妳做這套衣服,穿上去晚上做夢都會笑!」

廖佳琳感嘆目前一般人不是崇尚名牌,就是買外銷成衣,非常兩極化,忽略了訂製西服一針一線的真功夫。可貴的是她所設定的價錢並不高:「衣服好不是找明星加持,而是要找到衣服的主人。模特兒穿什麼都好看,但是把平庸的人變亮眼才不容易,所以我都喜歡服務一般大眾……很多人會買名錶,覺得可以傳承給下一代,但是我們如果做了一套很漂亮的禮服,以後也可以傳給女兒、下一代,這是很有感情的傳家之寶。」

對於服裝,廖佳琳有無人可比的熱情。她慨言如今社會不注重穿衣文化,很多學校把體育服當作制服,學生穿得邋遢;邋遢的時候舉止就會隨便:「所以從服裝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個性、舉止、言行,你相不相信?絕對是這樣。」

最大夢想:振興臺灣服裝業

然而對於整個大環境的落沒,她又感到責無旁貸:「其實早期臺灣的紡織很有前途,但是現在大家都到對岸去,低價競爭,殺價殺到……都沒辦法競爭了。」廖佳琳眼泛淚光的說:「如果我今天碰到價差、碰到經濟不好就要到對岸、到其他國家去,那臺灣怎麼辦?臺灣的年輕人怎麼辦?許多服裝財團到今天都沒有做出代表臺灣的服裝品牌,而只會代理外國知名品牌服裝而沾沾自喜,他們為臺灣留下了什麼?」

廖佳琳始終堅持臺灣製作、根留臺灣。在財團都出走棄守之下,廖佳琳一手撐起了30多家小型代工廠的營業額,讓師傅技藝傳承下去,功勞不可謂不大:「從我做服裝到現在,20多年來,每一年大家都說不景氣,但是我覺得還是要堅持下去。臺灣的創意、臺灣師傅的工藝是可以傲視世界的。這些老師傅凋零了,真的需要傳承。」

廖佳琳說:「但是這個技藝已經快要斷層了,我現在合作的最年經的師傅已經40多歲。斷層的原因是辛苦,也沒有人推廣。」因此到職業學校交流演講時,廖佳琳都對校方說:「有學生我可以免費教導。」就是希望讓年輕人看到遠景。

她也常以自身創業,由外行成為達人的例子,鼓勵年輕人要勇於追求夢想。廖佳琳提到曾經有一位19歲的年輕人,工作是維修汽車,從小活得很辛苦,對人生沒有希望。讀到她的報導後特地打電話告訴她,自己又覺得對人生充滿信心了。廖佳琳說:「他覺得我激勵了他;但是他也激勵了我。」

面對未來,廖佳琳熱情依舊:「我希望能站穩臺灣、放眼世界,所以要不斷努力、精進,讓人家看到妳的與眾不同,所以要絞盡腦汁。」廖佳琳說她最大的希望,就是臺灣的服裝業再現風華。看著一件件精工造就出的五彩霓裳,誰能說這僅僅是個夢想而已呢?◇